二十六载苦与乐

文章来源: 雪球新闻网

        今年47岁的闫杰,在青龙满族自治县教育局工作,和所有中年的职业女性一样,她边工作边照料一家人的生活,对上行孝,对下育人。但因为嫁了一名警察,她体会到了一些与众不同的婚姻生活——聚少离多的蜜月期;独自带着儿子在漆黑的密林中奔走;临危上阵充当侦查员……如今,她与丈夫已经携手走过26年,没有惊天动地的感人事迹,有的只是默默付出。当年的青丝长发如今已经鬓角霜染,翻开记忆的相册,往事历历在目……

因为爱情

       闫杰和丈夫潘海滨是同乡。1984年,闫杰考入抚宁师范学校,潘海滨于1986年考入秦皇岛市人民警察学校。当两颗年轻的心在同学聚会中再次相遇,熟悉的目光里碰出了爱的火花。

        毕业后,闫杰被分到青龙满族自治县原三岔口南杖子中学任教,潘海滨到县公安局刑警队报道,他们的爱情在此时也成熟了。1989年,他们登记结婚,但因为没房,他们依旧各自住在宿舍,闫杰只能在周末到丈夫的宿舍团聚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,已经一个月没见到丈夫的闫杰来到公安局,没想到话还没说上两句,潘海滨就急匆匆地去办案了。那一夜,闫杰既孤单又委屈,但她想明白了一个道理:自己嫁给了潘海滨,而潘海滨却“嫁”给了公安局。为了爱情,她唯有支持。

 编织亲情

       1990年4月,儿子出生了,但孩子直到满月才见到那个忙碌的爸爸。此时,县公安局在南山南沟里的警犬基地腾出了地方,闫杰随着潘海滨搬到了那里。虽然地势偏远,既要走山路又要过南河,但是闫杰心里甜——终于有个家了。从此,她一边带孩子一边上班,每天6点起床,做饭、送孩子,夜深人静时还得批改作业……

       那时,闫杰最怕过冬天。冬天天黑得早,路旁茂密的柴草和浓郁的松树林呼呼作响,不远处的一片坟地让人精神紧张。闫杰每天回家总是骑着自行车带着儿子一路狂奔,不敢回头。

       1994年,闫杰单位集资盖房,他们再次乔迁。居住条件改善了,这时公婆因桃林口水库搬迁搬进了他们只有40平方米的新居。虽然祖孙三代挤在一起,但这个家仍然很少团圆。

      “我爸常年在外,在家的时间可用小时来计算,我的功课都是妈妈一个人辅导,家务、照顾爷爷奶奶都是妈妈一个人。一次妈妈得了重感冒,高烧39度5,但她却不让我给下乡办案的爸爸打电话。”闫杰的儿子如是说。丈夫潘海滨则说:“所有的警嫂都这样,闫杰只是她们当中普通的一员。”

       女人半边天,而家中的闫杰就像整片天,她同时扮演着妻子、女儿和母亲的角色,用真诚与爱编织着家的温暖。

 抛却私情

       “堂堂正正做人,踏踏实实做事。”这个原则让闫杰找到了平衡家庭与工作的支点。在和谐家庭之外,她还是丈夫的好助手、学生的好老师。

        公安工作“廉”字把关,对于涉及潘海滨工作上的“说情”,她一律推掉,从不给潘海滨找麻烦。不仅如此,她还曾协助抓逃犯。一次,刑警队抓捕抢劫逃犯时,需要入户侦查摸底,方案设计好了,但是却没有“女主角”。情急之下,潘海滨想到了妻子。化装成收费员的闫杰敲开了犯罪嫌疑人家的门,假借查看有线电视是否正常探查嫌犯是否回家。“事后才知道害怕,万一逃犯在家那得多危险?”闫杰说,“但是那时就觉得帮助丈夫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    当教师时,闫杰收获很多。2000年,闫杰代表学校参加了秦皇岛市自然电教优质课评比,获得了全市自然学科教学标兵,她还多次在市、县级优质课大赛中获奖,多次被评为优秀班主任、优秀教师和先进工作者。

      2008年,为了更好地照顾年迈的老人,闫杰离开自己钟爱的讲台,调到县教育局党办室工作。如今,潘海滨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,多次受到省市级嘉奖,儿子正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就读研究生,父母安享晚年,而这些正是闫杰流逝的时间印记。不知不觉中,26载的苦与乐都成为往事,唯有亲情与责任越发浓香…… 

  稿源: 编辑: 李兴双     相关新闻 【关闭窗口】 领导致辞 更多>> 二十六载苦与乐 书记于春海

二十六载苦与乐: /sqsx/qlmz/562.html


本文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