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皇岛抚宁修车工与痴迷核雕艺术 作品出神入化

文章来源: 雪球新闻网

方寸之地雕出大千世界——抚宁修车工与核雕的不解之缘

吃完桃,桃核咋处理?相信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把它丢进垃圾桶。也难怪,这外表灰不溜秋、坑坑洼洼的“丑”家伙,在常人眼里还真没啥用处,但在抚宁区居民韩焕文看来,它却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宝贝,“亭台楼榭”“金鱼戏莲”,他灵活的双手转动着刻刀,在凹凸不平的桃核上雕刻出了一个世界……

《核舟记》让他迷上核雕

直径约1.2厘米的小茶壶,壶盖能拆能卸,半毫米大小的壶嘴还能倒出水来、三四厘米大小的桃核上亭台楼榭一应俱全、鸟儿栩栩如生、十八罗汉的手串、 珠子颗颗饱满,罗汉音容笑貌各不同。8月23日,在韩焕文家里,如果不是记者亲眼所见,真的很难想象出这些精美的小物件竟然是用桃核雕刻的。

“身边没人会这个,也没人教我,就是自己鼓捣着玩。”韩焕文说,他做核雕的历史可不短,从十五六岁时就开始了。

韩焕文的老家在抚宁区芦峰口村,村里家家户户种桃树。在他看来,桃树全身都是宝,“桃花能美容养颜,桃核既是药材也能避邪。”在他年少时的记忆里,姐姐们都喜欢用桃花做胭脂和护肤品,他却唯独对这灰不溜秋的桃核感兴趣。

这兴趣源于他学过的一篇课文《核舟记》,“能在小桃核上雕刻这么精巧的东西,到底是咋做的?”他也想试试。村子里产桃,桃核很好找,他找了根小钢锯就开始了尝试。

“开始刻得不好看,也不立体。”韩焕文说,最初他雕刻的作品都是平面的,像小猪、小狗等构造简单的动物。有一次,他试着加大难度,“做了一匹小马驮金元宝,我带着它去区里的文玩摊上转悠,没想到真被一个北京的老板花30元钱买走了。”这件事情更加坚定了韩焕文的信心,他的核雕也越来越精巧。

每件作品都独一无二

韩焕文说,要想雕刻出一件完美的作品,首先要挑选适合雕刻的桃核。虽然守着产桃的村子,但是挑选适合雕刻的桃核并不容易,“长度要在3至4厘米,果 核要坚硬,纹理不要太密。” 韩焕文说,有时候几麻袋桃核里也挑不出几个能用的。知道他的爱好,亲戚朋友家有桃核都给他留着,方便他“淘宝”。

一件作品的成功,构思是精髓,“桃核质地坚硬,表面纹路变化多端,它的横截面上有许多空眼,要根据纹路才能看是否适合雕刻。一件作品没雕刻完成前, 根本想不到它最后是啥样,有时候还得边雕边想。”韩焕文经常雕刻好几个小时,“就跟魔怔似的。”妻子孙畅云说,有时候大半夜丈夫突然来了灵感,从床上爬起 来,抓起刻刀就雕到天亮。

韩焕文雕过最难的一件作品叫“金玉满堂”,是去年夏天他和家人去紫金山公园人工湖玩时得到的灵感。在这么个几厘米的小核桃上竟雕刻出了荷花、金鱼、荷叶、露珠、青蛙等十多种物件,花了一个星期才完成。

韩焕文说,每件核雕都是独一无二的,不会重样,这也是桃核的纹理特点决定的,“绘画和木雕可以随心所欲地创作,可是桃核雕刻得巧借自然,即使是同样的题材也会有细微差别。”

在雕刻过程中,碰到困难也是常有的事,这时就需要多动脑筋。有一次,韩焕文在雕刻一个财神时,刚刻好一只眼睛,却发现另一只眼睛的位置恰好是一个孔 洞,“要是这么刻可就是高低眼了,不好看。”妻子给他提意见,他想了好几天,终于来了灵感,“让财神稍微偏一下头就行了。”这么一改效果还真不错。

希望核雕艺术走出去

44岁的韩焕文在修车厂上班,白天修车,只有晚上和空闲时间才能专心摆弄他的核雕,但这并不妨碍他投入巨大的热情。

这些年,韩焕文的桃核雕刻作品已经达到几十种,他也与一些在相关方面有造诣的人进行过交流。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把刚雕刻好的核雕发到微信朋友圈,让大伙儿欣赏。精美的核雕总是引来大家的称赞,也有人慕名找到韩焕文购买,有时做完的作品刚传到微信朋友圈就被人买走了。

更多的时候,韩焕文都不舍得卖,“卖一个少一个,时间长了,自己都忘了是啥样。”他有更长远的想法,希望核雕能作为抚宁民间本土艺术走出去,“咱本地产桃,桃核原料能有保证。”韩焕文说,他希望抚宁核雕能成为当地的本土品牌,将来有游客提到秦皇岛时,就能想到抚宁核雕。他说,这一天不会太遥远……

秦皇岛抚宁修车工与痴迷核雕艺术 作品出神入化: /sqsx/fnx/1612.html


本文tag: